特别报道 | 电网侧储能风云

文|储能100人

在过去一年的储能圈里,没多少地方能比江苏更能牵动业界神经。

在一段短暂的沉寂期后,江苏电网侧项目又发出招标的信号。这次是许继集团,他们近期打算为旗下位于扬州的下舍储能电站采购磷酸铁锂电池。按惯例走流程,设备供应商明里暗里,自然又需角力一番。

“储能100人”了解到,许继下舍储能电站位于江苏扬州宝应县,是江苏电网浩大的第二批储能项目中的一个,规模约为15.12MW/26.4MWh。除此之外,许继在宝应县还有一个黄埔项目尚未招标,规模要略大一些,为17.64MW/30.8MWh,按计划也要在今年完成建设并网。

这些逐渐浮出水面的项目远不是当前中国电网侧储能的全部。自去年夏天以来,从镇江而起的电网储能风暴,已席卷南北,蔚然成型。

那么,中国电网侧储能为何会在2018年骤然爆发,它的商业逻辑是什么?未来,这个场景又将走出一条怎样的轨迹?

大幕开启

多年以后再回顾储能产业历史,镇江不说是井冈山,也至少算得上是晋察冀了。虽说各省电网早有意布局储能,但选在2018年夏天于镇江开启大幕,却多少有点偶然的因素。

这个因素,便是一个拖延工期的项目所致。

在镇江市东南15公里处,有一座国能投旗下的谏壁电厂,它位处苏南电网中心,是华东电网的主力电厂。这座电厂始建于1959年,主要向丹阳、扬中、镇江新区等镇江东部地区供电。由于机组服役到龄,根据国家相关政策,该电厂建于上世纪80年代之前的机组要陆续关停,其中在2017年,便关停了8、9和10号共99万千瓦的机组。

镇江方面的计划是,谏壁电厂关停这几台机组后,一座新建的天然气发电厂可以完成出力补充。2015年12月,位于镇江丹徒区的镇江燃机热电联产项目开始奠基。这家热电厂一期总装机容量95万千瓦,由上海中盛实业投资。项目原本规划于2017年夏天投运,这在时间上正好和谏壁电厂关停机组无缝衔接。

但上海中盛却因资金等问题,而使这个项目陷入停滞状态。进入2018年后,由于夏天日益逼近,前有追兵,后无粮草,镇江电网迎峰度夏的局势便日益紧张起来。
(按:直到2018年11月,上海中盛实业引进中石油昆仑燃气入股镇江燃机热电联产项目,才解决资金问题,该项目也于近期重新开启人事招聘。但短短一年间,江苏电网侧储能已是轻舟已过万重山。)

在这种情况下,电储能项目只能提前披挂上阵,因为只有电池储能才可以在短时间内建成并帮助电网进行调峰。而此时,江苏电网编制的《江苏储能研究整体意见》和《江苏储能发展专项规划》等文件甚至还没有定稿。

兵贵神速。2018年4月,镇江东部电网储能项目启动,5月项目就开始招投标,到7月份时,整个项目8个电站共101MW/202MWh已全部建成,进展可谓一日千里。

这八个电站,分别由国网江苏综合能源公司、山东电工集团和许继集团投资运营,均为国网系公司。


注:本文制表所列项目,都采用磷酸铁锂电池。事实上,除个别场景外,磷酸铁锂在中国市场,已占据绝大部分份额。

有了镇江东部电网这个城墙突破口,河南、湖南、甘肃等地也相继跟进,到了10月之后,江苏二期涉及到的南京、苏州、淮安、盐城、扬州等地已全面铺开,这些项目累计起来,规模已超1GWh,电网侧的产业烽火,已经燎原成势。

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CNESA)秘书长刘为认为:

电网侧储能规模的爆发是偶然,也是必然。江苏率先发布百兆瓦级储能项目招标的起因固然是火电机组退役、夏季高峰用电以及高层推动等多个偶然因素碰撞的结果,但电网公司的兴趣被全面激发则存在必然性。从2011年张北风光储输示范项目开始,电网公司从未停止对储能技术路线、应用场景以及模式的探索。在动力电池扩产能导致电芯成本大幅下降的大背景下,这样的拐点已经到来。

新战场

行业在进化的同时,投资者、供应商也在进化。

开启这个新战场的,是各省电网公司。能够率先切入这个市场的投资者,自然都是各家兄弟单位。

以国网区域典型的江苏、河南、湖南市场为例,作为投资者的业主单位,一共有六家,分别是平高电气、许继集团、山东电工、国网节能、国网江苏综合能源和国网湖南综合能源。这六家公司都是国网直属或者各省网公司下辖单位。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