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条码支付发展报告》发布会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

11月29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金融科技研究中心联合主办,金融科技50人论坛承办的《中国条码支付发展报告(2019)》发布及闭门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馆举办。

本次会议上,中国人民大学数字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程华作为报告主编,对《中国条码支付发展报告(2019)》的具体情况做了详实的汇报。报告点评环节,特别邀请到中国人民银行清算总中心业务管理部副总经理王建伟、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支付清算研究中心主任杨涛、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相关专家、上海支付协会副秘书长马颖、以及来自腾讯金融、蚂蚁金服、阳光金科、京东数科、神州信息、滴滴金融、苏宁金融、小米金融、雪球财经等机构嘉宾从监管、学术、市场应用等角度,对《中国条码支付发展报告(2019)》进行交流与研讨,分享了对于条码支付的认识以及条码支付在国内发展思路的建议。会议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院长助理宋鹭主持。

近年来,条码支付在中国迅速普及。特别在高频、小额的日常生活交易场景,条码支付以其便捷性和低成本的优势得到了广泛应用,对现金和银行卡支付产生了明显的替代效应。条码支付的普及,让中国走出了不同于发达国家的移动支付发展路径,推动中国移动支付的整体水平走在了世界前列。《中国条码支付发展报告(2019)》建议:未来,在条码支付的监管政策方面,需提高政策的稳定性和可执行性;理顺市场竞争关系,建立公平竞争秩序;注意尊重数字经济的内在逻辑,推动行业形成合理的商业模式和市场格局;坚持包容性监管,平衡好鼓励创新与防范风险的关系。

《中国条码支付发展报告(2019)》报告主编程华副教授首先介绍了条码支付的发展历程。指出相对于传统的支付来说,条码支付有着可靠性强、速度快、信息量大、成本低、使用简便等特点,推动了条码支付在各个行业的广泛应用。“条码支付在中国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的原因是条码支付的出现解决了传统支付所具备的覆盖性有限、硬件成本高、支付流程长等痛点。”程华介绍到。同时,NFC支付在中国市场的推广迟迟无法展开,为条码支付在中国市场的推广创造了契机。

因条码支付在高额、小频的场景下的适用率非常高,当前条码支付占有的市场规模较大,在C端的渗透率非常高。在B端,条码支付也在不断开拓场景。程华认为,条码支付促使企业降低运营成本,可以促进中小微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程华通过分析条码支付在海内外市场的发展,以及用户使用状况调查,总结道:条码支付是一种有生命力的,在全球,特别在发展中国家极具发展前景的支付方式。作为条码支付的先行者,我国应该长远布局,高瞻远瞩,协调各方面力量推动条码支付在全球零售支付体系中的普及和发展。最后,程华结合现实情况与报告结果,建议监管方面,应提高政策的稳定性和可执行性;理顺市场竞争关系,建立公平竞争秩序;注意尊重数字经济的内在逻辑,推动行业形成合理的商业模式和市场格局;坚持包容性监管,平衡好鼓励创新与防范风险的关系。

中国人民银行清算总中心业务管理部副总经理王建伟发言并表示,近年来,随着我国金融科技的高速发展,条码支付方兴未艾。中国条码支付发展报告采用大量详实确凿的数据资料,综合运用多种研究方法,从国际和国内两个维度,对条码支付的发展历程、市场发展与竞争关系以及使用现状等方面进行了详细梳理和对比分析,为我国条码支付的行业监管、市场竞争及未来发展提出了前瞻性的意见建议,具有较高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指导意义。王建伟认为条码支付诚然以其低成本、高频率、大信息量等特点,为社会公众提供了高效、便捷的零售支付服务,并对传统支付工具产生了替代性效应;但随着条码支付业务的不断发展,市场竞争越发激烈,加剧了未来市场格局的不确定性。王建伟提出从微观和宏观两个层面继续开展深入研究,在微观层面加强对零售支付条码的统一、条码支付与交易场景的深度融合、支付机构的获客成本与分润机制等方面的研究;在宏观层面加强对支付、清算机构之间以及内部关系、支付产品创新与防范化解支付风险关系、行政管理与市场竞争关系等方面的研究,从而有效促进我国零售支付市场的平稳、健康、有序发展。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支付清算研究中心主任杨涛教授从不同方面针对条码支付做了点评。
1、政策监管角度方面,面对技术日新月异的影响,希望监管与协会更多在电子支付基础层面达成共识,推动上位法建设。
2、针对条码支付的安全性与效率的边界问题,杨涛教授认为条码支付的安全性与效率是否达到平衡值得共同思考:条码支付以支付效率高、运行成本低被广为使用,但也存在挑战比如盗扫盗码、实名制问题,所以条码支付的安全与效率是否有进一步提升空间值得关注;
3、条码支付与支付+的边界问题,避免叠加过多风险业务;
4、各种零售支付工具的比较问题。杨涛教授提出现在正处在零售支付的“春秋时代”,应深入探讨比较各种零售支付工具的成熟性,认为相比于扫码支付,央行未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对零售支付替代有限;
5、最后,关于条码支付的金融开放问题,杨涛教授提出应明确条码支付在零售工具体系中的定位,并思考条码支付作为中国的比较优势需要关注的要素及面临的挑战。

圆桌交流环节,来自产学研用的各界专家结合自身行业经验与学术研究成果,分享了对推动条码支付在全球零售支付体系中的安全与普及等问题的思考。

上海支付协会副秘书长、现代支付与互金研究中心主任马颖认为《条码支付发展报告(2019)》为支付发展建言献策,特别是为研判条码支付发展趋势提供了很好的数据文献支持。同时谈了两点感受和思考:
第一点,条码发展趋势的研判,可多视角从发展空间弹性和饱和度上探讨,聚焦技术层面、业务层面以及有关制度层面等综合思考。技术上的发展,可以通过成本效益或其他因素交由市场判断;业务层面条码未来发展还需进一步提升安全性;风险可控下的创新是否能带来制度变迁等。同时,马颖还强调条码发展的技术支持的边界还是来自制度的保障。
第二点,条码支付发展给生活带来了便利,提升了客户体验,同时也成为了中国的名片,细分的受众人群也不断扩展,更多人能够享受到移动支付的便利。比如央行上海总部出台40条意见支持上海建设金融科技中心时就指出,积极探索突破外籍用户应用第三方支付工具的障碍,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鼓励开展非接触式支付等创新。外籍人士境内短期交流也将能够使用移动支付,这说明便捷的条码支付将对来华国际人士逐渐产生影响。这将是条码支付国际化的一抹亮色。

阳光金融科技集团首席战略官王硕谈到了三个方面:
1.首先肯定了条码支付广阔的市场与巨大的需求。条码支付对于支付普惠金融、小额信贷也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2.认为在条码支付的发展过程中,需要采取方式方法,保护客户信息。
3.认为应当加强制度约束,防止盗刷等风险问题的出现。

京东数科研究院研究总监朱太辉结合报告内容,谈了三方面的认识:
1. 对于条码支付的发展前景,朱太辉指出,条码支付迎合了最新的政策部署,即建立更具适应性、竞争力、普惠性的金融体系,并认为条码支付适应了平台经济、数字经济发展的大趋势,且相对其他支付方式拥有简便、快捷、成本上的比较优势。同时,朱太辉指出,条码支付不依赖于银行账户,对普惠金融的发展促进与传统的银行支付等方式存在很大不同,对普惠金融发展的理论和评论具有很好的启发意义;
2. 对于条码支付的监管政策,朱太辉认为,监管政策应遵从“原则性监管先行、规则性监管跟上”的基本思路,同时做好政策层与行业的互动交流,根据行业和业务发展动态调整优化监管政策和措施,从而提高政策的适应性,减少政策频繁、大幅调整给行业发展带来的不确定性和冲击。
3. 朱太辉还提出了条码支付研究需要关注的两个重点问题:一是个人金融信息的使用和保护,特别是数据征集、使用、流转的正当性和合法性,以及相关各方的权利和责任;二是条码支付模式发展的演变方向和趋势。

滴滴金融政策法规研究中心主任王志刚结合滴滴在实际工作中的体会,谈了几点看法:
交通的场景跟条码支付有很强的关联度。未来的高速收费,包括加油、维修保养、充电等等都可以跟条码支付进行结合。
滴滴金融围绕滴滴生态里的司机、乘客、用户、供应商,做了一些金融服务,包括信贷和理财,大部分都是小额、高频交易。王志刚分析到,根据滴滴生态中的人群特点,为了降低金融服务成本,条码支付与滴滴金融结合是一个抓手。
最后谈到国际化的问题,王志刚认为条码支付走出去,在实际应用中要做好很不容易,其中涉及交易习惯、普及度等问题。王志刚期待能够把中国好的经验和方法带向世界,将来可以结合各个国家不同的场景做一些创新。

雪球政府事务部副总裁李欣烨从三个角度谈及条码支付的发展问题。
首先他提出观点,认为NFC可能成为未来对条码支付的威胁,并表示NFC未能在中国快速发展主要是几大利益主体的博弈问题。也许随着未来5G的发展、NFC芯片普及,可能会为市场格局带来变化。
其次李欣烨从国际化的角度谈到条码支付将成为中国金融领域在国际上的重要名片,也将成为金融对外开放的重要手段和途径。
最后,李欣烨从风险安全的角度谈及应对风险问题的方法。相对于预防和杜绝风险,风险发生后如何处置值得更多的关注。并以快捷支付迅速普及的重要原因是“你敢付、我敢赔”的承诺为例,进一步强调,日后应对条码支付风险的重点应放在发生问题的后续处理上。

会议的最后,小米金融金融科技研究中心负责人施鑫分享了小米在支付方面的进展和思考。施鑫首先分享了小米在支付方面的发展进程。指出小米2013年上线支付服务,将其作为手机生态的一环更好地服务小米用户,并率先普及全功能NFC。在海外支付方面,小米在印度推出了米Mi Pay。
然后就条码支付分享了自己的思考:
1、在5G时代、万物互联时代,条码是否是移动支付的终极解决方案是值得思考的问题,随着未来进一步智能化,刷脸、NFC可能在未来占比会升高,但目前不会颠覆条码支付的地位。
2、关于条码支付的竞争焦点,以前是费率竞争,以后是全方位的商户服务比拼。
3、关于数字货币。如果央行分发数字货币给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第三方支付公司可能成为发行机构。好处在于收单机构可能有更高的分润比例,短期看可以成为营销事件,长期可能形成新的支付形态。而弊端是企业会面临更严格的监管。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